<big id="x29z2"></big>
<strike id="x29z2"></strike>
<strike id="x29z2"></strike>
  • <code id="x29z2"><small id="x29z2"><track id="x29z2"></track></small></code>
  • <big id="x29z2"><em id="x29z2"></em></big>
      <big id="x29z2"><nobr id="x29z2"></nobr></big>
      1. <object id="x29z2"></object>

        野戰不行,守城來湊,細說1212年蒙古攻金中的精彩戰事
        熱文

        野戰不行,守城來湊,細說1212年蒙古攻金中的精彩戰事

        2019年10月01日 14:04:57
        來源:冷兵器研究所

        編者按:在冷兵器研究所之前的兩篇文章中,已經以野狐嶺之戰與第一次中都保衛戰為重點,敘述了1211年的成吉思汗攻金之戰,現在我們來看看1212年,蒙古是如何攻金的。

        《元史·太祖紀》所記載的1212年戰事,其實大都是誤把去年的事拖后至今年(攻占昌、桓、撫,野狐嶺之戰),因此本年蒙軍只有簡單的攻勢,《元史》、《圣武親征錄》、《金史》等書記載都很簡略,但一些冷門史料卻詳細記載了本年的兩場鮮為人知的大戰,一為墨谷口之戰,一為第二次中都之戰。

        1211年底,中都經過一場激烈的戰斗,又轉危為安了。內城和外四城的城門大開,歡迎來自各地的援軍。金朝的上京留守徒單鎰派來兩萬精兵增援中都,因而得到金帝衛紹王完顏永濟的賞識,調來京城征拜為右丞相。徒單鎰向允濟建議,趁著蒙古退兵的時機趕快地把昌、桓、撫等州的軍民內遷到中都。這幾州素稱富庶,人皆勇健,遷來可增強兵力,又可避免蒙古的擄掠,“人畜財貨,不至亡失”。他又建言派大臣去鎮守東京,因為遼東是金朝的根本,萬一被蒙古兵攻下,關系甚大。這是有眼光的積極的主張。然而,完顏永濟卻認為是“自蹙境土”“動搖人心”,一概拒絕。

        1212年,正像徒單鎰所預料的那樣,成吉思汗果然向這些地區進兵了(去年年底讓哲別攻占東京)。蒙古軍分兵兩路,成吉思汗領左路軍圍威寧,劉伯林、夾谷常哥、石抹高奴等人以威寧城降于蒙古,蒙古軍隨即南下,該年五月便攻占了金西京路屬縣天成,繼續西進,圍逼西京。

        西京自從去年胡沙虎棄城走后,蒙古兵并沒有在城中駐守。金朝再派抹撚盡忠為西京留守,又統兵占駐了這座名城。秋天,蒙古軍隊包圍西京。衛紹王獲悉西京被圍,急遣元帥左都監奧屯襄率軍(耶律鑄記載奧屯襄將諸路軍八十余萬,號稱百萬援之)前來救援西京守軍,成吉思汗派兵把他們引誘到墨谷口,然后迎擊他們,先以三千騎兵作前鋒,然后大軍繼至,結果都還未敲鼓,敵人就已經潰敗,金軍兵敗,全軍覆沒,奧屯襄僅以身免。

        關于墨谷口(《元史·太祖紀》作密谷口)之戰,曾在1261年奉詔監修遼金史的耶律鑄憑借可以閱覽實錄等文獻的機會,寫下了《密谷行》記載此戰。①雖然“一百萬”的“號稱”完全不用去采信,但也由此可見戰事之浩大,成吉思汗在此戰中將金軍引至有利地形,然后采用了去年野狐嶺之戰正面戰場的作戰方式,將敵軍全殲.結果這次金軍敗得比上次還快,之前都還只是“日未午,大破之”,這次直接就“未鼓,敵潰”。

        雖然野戰取得了輝煌勝利,但蒙古軍面對堅城壁壘時,難免會有束手無策的時候。西京之戰中成吉思汗意外中了流矢,主帥受傷的事傳開必會引起軍心不穩,和去年大勝甸之戰中裹傷而戰的鎮海不同,將領受傷和國君出事完全是倆概念,因此蒙古軍不得不退回陰山,抹撚盡忠以保全西京功進官三階,賜金百兩、銀千兩、重彩百段、絹二百疋,后來又拜尚書右丞,行省西京。左路蒙古軍的戰事就到此為止了。此外還有一事要提一下,之前講一攻中都時說,蒙古軍此時的戰術以消耗戰為主,并吸收漢人與契丹人降將,此時就已經在金國的左肋扎入了一顆釘子。②

        那右路軍的情況如何呢?我們接著看。實際上蒙金戰爭前幾年的蒙軍具體行軍路線以及事件順序,錯綜復雜,各史記載不一,我們這里棄《元史》而取《圣物親征錄》的記載,這一支蒙古軍順去年路線南下,攻下了宣德,到了德興府,該城所轄地區有許多瓜田、果園,釀酒極多。當他們到了那里,由于當地守軍眾多,力量很強,他們不敢逼近去,便退了回來。后派四太子拖雷同阿勒赤駙馬(去年經略東北的東路軍統帥)的兒子赤古駙馬盡克德興境內諸城堡而還,沒有留下守備,這些地方后被金人再次攻占。

        德興之戰,《新元史》認為是成吉思汗親自第一次攻城不克,然后才交給拖雷,但成吉思汗本年的攻勢性質,顯然是有限目標的攻擊,只想拿下西京,作為爾后進攻的據點。攻德興的蒙古軍,應是牽制性質的偏師,成吉思汗自不必親往指揮。時間亦當與西京攻擊同時,不應一前一后,以致主攻與助攻失去了配合作用。而且《新元史》的史料來源《史集》里,并未提到第一次攻城中蒙古軍統帥為誰,只是在之后才專門提到“[后來][城民]復叛。成吉思汗【親自出兵】,攻下這座城后把它毀掉了。”由此可見《新元史》記載的錯誤。

        當然這次牽制的一支在攻城上最終也討不了好去,據《建炎以來朝野雜記》載,蒙古軍打到居庸關,守將完顏福海(《續資治通鑒》稱完顏福壽,誤,按《金史》本傳,他死于大定三年,距今已有近五十年)嚇得棄關而逃,蒙古軍輕松打到中都城下,《建炎以來朝野雜記》對此給出的解釋是“允濟素鄙吝,士不用命”,不過自然也有去年蒙古軍造成的影響在。之后的戰事,還是要靠《大金國志》(還是引自偽書《南遷錄》)再次給我們帶來一場精彩的守城之戰。

        ▲金中都地圖,此圖地區名和下文所述難以對應

        九月二十七日,“報至大軍自蒲與路取三韓,哨騎二百先至順州”,金帝完顏永濟令五千細軍自衛(此數字來自《建炎以來朝野雜記》,詳下),自己打算逃亡南京,對此舉朝議論紛紛,完顏律明(上年中都之戰后期主持者)請守大城,大興尹烏陵用章與聶希古都持反對意見,說:“大城汗漫凡七十馀里,如何去守?設或不利,必皆走入小城,倉皇急遽,如何得入?紀律一亂,大軍必踵至,此危道也。不如從容養力,以候其至,但堅閉大城,使之不可徑入,俟其勞苦,我以逸制勞,憑高困之,不易之策。”十月十八日,蒙古軍打到中都城下,一部屯仁皇寺,一部屯大安門。

        十一月一日,蒙古軍分三路進攻順陽門、南順門、四會門,樓上金軍就用沸湯浸糞潑向敵軍,蒙古軍乍進乍退,一名將領自北門梯城以上,大呼而前,用黑騎馳走諸門,防守的金軍都被擊潰,烏陵用章命令開苑城洞門放他們進城。二日中午,蒙古軍攻內城南甬道,金將李思安下令用礌木、牛鼻砲攻擊敵人,消滅了不少敵軍。六日,蒙古軍把民間征調來的木竹層層堆積到城墻下,想要達到與城齊平而登城做戰,李思安自龍游池鑿地道,把涂滿硫磺的碎木和浸滿了油的破絮,間塞到蒙軍所疊竹木之下。

        八日中午,蒙古軍登上木堆,用沖車大鐵椎攻擊城墻,結果火從木堆下燃起,嚇得蒙古軍趕快逃走,但又被將領用刀阻止,結果不少士兵被燒死。聶希古希望對蒙軍基地發起夜襲,烏陵用章拒絕了,理由是金軍據守在南順門,離子城有九里遠,萬一失敗了,被蒙古軍發覺后反攻,開城接納逃兵將會讓蒙古軍趁虛而入,不接納就是白廢三千多人,聶希古稱贊他的智慧。當晚大雪,金軍皆寒。十四日,雪后轉晴,蒙古軍收到了干蒸餅與牛羊馬肉五十挽車的補給。十七日,蒙古攻內城,金將張瓊、范臻率兵自子城上用強弩射殺了不少敵軍,但攻擊并沒有停息。蒙古軍用大錐把磨尖了柄頭的大鐵犁固定在磚上做成階梯,踏之登城。李思安等他們登上城頭,就用大刀斧砍殺敵軍,蒙古軍攻城不克。中都城內柴薪缺乏,就把絳霄殿、翠霄殿和瓊華閣都拆了,木頭分給四城。

        二十五日,蒙古軍退去,二十六日已無一騎在城下,范臻想出兵追襲,烏陵用章再次拒絕,認為這是敵人的誘兵之計,敵人有十萬兵馬(根據前后戰事以及此支部隊的作用來看,此數明顯夸大),如果派太多人出城追擊則守城者就會減少,一定有詐。第二天早晨果然發現了蒙古軍的伏兵,眾人才信服了烏陵用章的話。十二月四日,蒙軍屯順州,毀掉了城池,忽然失去了行蹤。半月余才明白已經回漠北了。但以上詳細的精彩戰事,放到南宋方寫的《建炎以來朝野雜記》給出的內容卻只是“允濟議以細軍五千自衛,奔南京。會細軍五百人自相激厲,誓死迎敵,殺韃兵數百。韃兵不敢進,問所俘鄉民,此軍有幾何?鄉民紿之曰:‘二十萬。’韃靼懼,遂斂兵而退。”可以說,1211年的蒙金戰事,給1212年的金軍帶來了不小的心理陰影。

        不過,1212年真正的麻煩不來自于蒙古軍本身,而來自于東北,蒙古在去年年末點燃的引線,今年也該爆炸了……

        ①命驍銳,為聲援,選步騎,發畿甸。號稱一百萬,一一皆精鍊。旌旗虹亂渡桑乾,絢野如花陳組練。移圍布陳密谷口,吞敵出奇將伺便。前拒避賈勇,中堅已受戰。天兵震天威,不異弄雷電。先驅游擊隊,勢若風云變。雕鶚橫秋空,奮翼鷙雞犬。斯須跆藉盡八九,終了不曾還一箭。永安宮,大安殿,方待凱旋回賜宴。唯有孤臣鬢成雪,緣底眉頭殊不展。智謀士見未然事,竊嘆終皆非所辯。堪憐當日金源氏,誰編良將忠臣傳。

        ②據《元史·劉伯林傳》載:壬申歲(1212年),太祖圍威寧,伯林知不能敵,乃縋城詣軍門請降。太祖許之,遣禿魯花(即耶律禿花,上年在大勝甸擊破胡沙虎軍)等與偕入城,遂以城降。帝問伯林,在金國為何官,對曰:“都提控。”即以元職授之,命選士卒為一軍,與太傅耶律禿懷(也即耶律禿花)同征討,招降山后諸州。太祖北還,留伯林屯天成,遏金兵,前后數十戰。進攻西京,錄功,賜金虎符,以本職充西京留守,兼兵馬副元帥。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創稿件。主編原廓、作者英美游園情,任何媒體或者公眾號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

        ?

        清风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