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x29z2"></big>
<strike id="x29z2"></strike>
<strike id="x29z2"></strike>
  • <code id="x29z2"><small id="x29z2"><track id="x29z2"></track></small></code>
  • <big id="x29z2"><em id="x29z2"></em></big>
      <big id="x29z2"><nobr id="x29z2"></nobr></big>
      1. <object id="x29z2"></object>

        基于現實的想象:甘露之變與大明宮(上)
        熱文

        基于現實的想象:甘露之變與大明宮(上)

        2019年09月30日 21:40:53
        來源:大唐星沙日記

        唐代中后期,宦官已經鬧得很不像話了,掌握禁軍兵權,廢立皇帝,甚至弒殺君主,盡管史家不樂意著墨描寫這些天生就與隱秘捆綁在一起的大人物,可無論如何都避不開他們巨大的影響力。

        皇帝與宦官之間相愛相殺的關系源自安史之亂,肅宗皇帝信任心腹宦官李輔國、程元振,不惜讓他們掌握兵權,就此打開了一道有魔力的暗黑大門。肅宗垂死之際,正是李、程等人擁立太子即位,再往后,權宦代代相承,憲宗和孫子敬宗,就都死在宦官手里。

        敬宗即位時才十六歲,還是個半大孩子,他最大的樂趣是白天打馬球,晚上出去獵狐貍,少年人經歷旺盛,跟隨他的宦官劉克明等人都被折騰得受不了,干脆把敬宗弄死。

        劉克明弒殺敬宗以后,原打算迎立敬宗的叔叔絳王李悟,傳位詔書都擬好了——當然是假的,絳王也接到了宮里,這當兒闖出來一對實力競爭者:樞密使王守澄、中尉梁守謙。

        樞密使掌傳達帝命,中尉掌神策禁軍,這兩位出手討逆,無疑要更加名正言順一些,劉克明根本不是對手,很快就被拿下。王守澄和梁守謙一討論,決定改迎敬宗的弟弟江王李昂入宮即位。

        由此可見宦官的權力大到了什么程度,天下至尊的命運都決定在他們手里,想立誰就立誰,都用不著跟宰相商量。當然,宦官們這些舉動都發生在總面積才幾平方公里的大明宮里,宮禁嚴密,關上門來,外官連插手的機會也沒有。

        文宗李昂雖然是宦官所立,假如沒有王守澄和梁守謙,他連入承大位的機會都沒有,但他厭倦了這種生死不由自己的命運,做夢都想著將大權從宦官手中奪回來。

        王守澄和梁守謙在禁宮中呆了數十年,勢力盤根錯節,資格比即位時才十八歲的文宗老多了。就連文宗的父親穆宗都是梁守謙一手扶上皇位的,文宗想要和宦官們掰手腕,還真不是一般地欠缺火候。

        宦官不可信任,文宗很自然找上了外官,他與親手提拔的宰相宋申錫開啟了一個清除宦官的計劃。

        文宗這個計劃大概是通過京兆尹王璠來執行的,王璠口風不緊,讓王守澄瞧出不對勁。王守澄的策略也很有意思,他安排人向皇帝報告說,宋申錫意圖謀逆,謀立皇弟漳王。

        文宗但凡有點腦子,都不會相信宋申錫有這個意圖,或許是他年紀太小,經驗不足,憤怒之下,拿著宋申錫等人屈打成招的供狀,將宋貶官邊地,當然還有一種可能,文宗明知宋申錫是冤枉的,為了自保不得不這么做。不管真相如何,文宗向宦官發動的第一波行動夭折了。

        三年之后,二十五歲的文宗患上了大唐王室祖傳的疾病——腦卒中,通過王守澄介紹,一位叫鄭注的醫生進入宮中為文宗治病,很受文宗欣賞,與此同時,王守澄還引薦了前任宰相李逢吉的侄子李訓,這兩人很快和文宗皇帝打成一片,雙雙進入了翰林院,李訓更是登上了相位,一時權勢顯赫。。

        鄭注和李訓雖然是王守澄所引薦,身價暴漲之后,卻沒打算繼續走宦官路線,而是配合文宗,開啟了第二波宦官清除計劃。

        十五年前弒殺憲宗皇帝的宦官陳弘志,壓根兒就沒收到處罰,李訓將他從襄陽監軍任上召回,在途中的青泥驛仗殺,算是替憲宗皇帝報了仇。接著,李訓、鄭注和文宗密謀對王守澄下手。

        他們先是把王守澄的手下仇士良扶上位,讓仇士良擔任中尉職務,分走王守澄的兵權,接著毒死了王守澄,然后安排鄭注去鳳翔擔任節度使,準備在十一月二十七日這一天,王守澄歸葬鳳翔之際,讓宦官們前往送葬,然后將其一網打盡。

        這個狠毒且周密的計劃原本是很有可能成功的,皇帝在宮中,李訓和鄭注如果選擇在宮里動手,勢必投鼠忌器,一旦宦官出城,那就是鄭注砧板上的肉。

        關鍵節點上,李訓又起了私心,他覺得沒有鄭注,自己也能辦成這事兒,于是安排親信招募豪俠亡命之徒,想在大明宮里誅殺宦官,并且將起事日期提前到了二十一日。

        大明宮的衛戍制度和地形,成了決定李訓計劃成敗的關鍵。

        當時京城長安和宮城的衛戍任務,交由左右金吾衛負責,金吾衛的職責主要是警備,不算作戰部隊,他們的指揮部就設在大明宮內南邊。另外還有一支神策軍駐守宮廷北門附近,一南一北,相互制衡。神策軍出征的機會多,戰斗力比金吾衛高出一截,但從大明宮北端調兵前來,至少也要幾十分鐘,李訓可以趁此機會打時間差,出其不意,速戰速決。

        文宗和李訓在人事方面做了一些談不上精密的安排,比如調度大理卿郭行馀任邠寧節度使,以王璠為河東節度使,然后讓羅立言代理京兆尹,以韓約任左金吾衛大將軍。節度使可以名正言順掌兵,邠州到京師三百多里,動作快點兒一兩天就能趕到,河東節度使駐地太原遠一點,不過位高權重,可以調動更多資源,加上鄭注的鳳翔節度使,這三個藩鎮可以從東、西、北方面與宮中進行呼應。

        神策軍自有番號以來就和宦官關系緊密,連皇帝都指揮不了,自然被排除在外,金吾衛警衛京師,無疑是李訓最好的選擇對象,此外京兆尹也可以調集人馬配合行動。

        中國古代有獻祥瑞的慣例,祥瑞分為五等,比如出現龍鳳、麒麟等,稱為嘉瑞;出現景星、慶云之類的,稱為大瑞,再就是得了白化病的獸類,算是上瑞,珍禽是中瑞,奇花異草是下瑞。這些所謂祥瑞當然是附會之辭,不過能體現天子圣德,一旦有人上報,必須得引起重視。

        李訓的密謀,就是從祥瑞開始的。

        (待續)

        清风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