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x29z2"></big>
<strike id="x29z2"></strike>
<strike id="x29z2"></strike>
  • <code id="x29z2"><small id="x29z2"><track id="x29z2"></track></small></code>
  • <big id="x29z2"><em id="x29z2"></em></big>
      <big id="x29z2"><nobr id="x29z2"></nobr></big>
      1. <object id="x29z2"></object>

        在美國有座塔,它的第10層,擺了塊中國石碑,內容顛覆了我的認知
        熱文

        在美國有座塔,它的第10層,擺了塊中國石碑,內容顛覆了我的認知

        2019年10月01日 00:01:09
        來源:袁載譽

        每當我們提到清末,對于那時的中國文人都是一臉的嫌棄,認為他們沒能睜開眼睛看世界,是對世界全然不知的“無知之人”,然而這真的是全部事實嗎?

        從美國的一件中國清末文物可知,中國文人階級可能存在有一群人裝睡,兩耳不聞天下事,一心只讀個“圣賢書”,但是也不缺將2個眼睛瞪的大大的,用虛心的心,打量全地球的中國讀書人。

        證明清末中國文人并非全部睡著了的文物,是一塊來自浙江寧波府的小石碑。而它的放置地點很特殊,是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的標志性建筑華盛頓紀念碑內。具體的位置相傳是在碑內小樓的第10層。

        至于這塊小石碑,為什么會從中國,飄過偌大的太平洋,來到根本不屬于它文化圈的地方。時間要轉到1848年7月4日,那時的華盛頓特區為慶祝華盛頓紀念塔奠基,向全世界征集紀念品。

        當時跟美國有一定貿易往來的浙江寧波府,出于中國“禮尚外來”的傳統,制作了一塊刻有《瀛寰志略》片段的小石碑,由在中國傳教的美國傳教士帶回了華盛頓,放于華盛頓紀念塔。

        《瀛寰志略》是由當過閩浙總督的徐繼畬所編撰,在這本書中,中國文人終于摒棄了天朝意識和華夷觀念,將中國設定成為了亞洲的一個國家,而非全世界的中心。同時將西方大地理發現的結果,直截了當地擺了出來,寫出地球的概念,以及標志出了我們現在所熟知的亞洲,歐洲,非洲,美洲。

        而更難能可貴的是,這本書還對政治制度進行思考,寫明白了什么是西方國家普遍采用的民主選舉制度。華盛頓紀念塔的中國石碑上,所雕刻的片段,即為當時徐繼畬在書中對美國制度的理解“米利堅合眾國以為國,幅員萬里,不設王侯之號,不循世及之規,公器付之公論,創古今未有之局,一何奇也!泰西古今人物,能不以華盛頓為稱首哉!”。

        以及對華盛頓個人經歷中“建國卻不將權傳于子孫”行為的一種感嘆“按,華盛頓,異人也。起事勇於勝廣,割據雄於曹劉。既已提三尺劍,開疆萬里,乃不僭位號,不傳子孫,而創為推舉之法,幾於天下為公,骎骎乎三代之遺意。其治國崇讓善俗,不尚武功,亦迥與諸國異。余嘗見其畫像,氣貌雄毅絕倫。嗚呼!可不謂人杰矣哉。”

        當然《瀛寰志略》并非只寫了美國,徐繼畬是按照亞洲,歐洲,非洲,美洲的順序,將每個存在實體政權的地點都寫了一遍,內容包括當地的風俗人情。可以說《瀛寰志略》裝了一個“地球”的百科全書。

        而從徐繼畬可以寫出總結世界的百科全書,不難發現,徐繼畬作為中國的傳統知識分子,他已經很是清晰的了解到了所處時代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模樣,沒有絲毫的模糊。

        而這無疑顛覆了小袁,之前認為的因為清末人士沒有了解世界是怎樣的,才盲目自大的認知。最后提一下,《瀛寰志略》傳到日本之后,作為了日本明治維新時代,日本人了解西方世界的基礎讀物之一。

        清风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