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x29z2"></big>
<strike id="x29z2"></strike>
<strike id="x29z2"></strike>
  • <code id="x29z2"><small id="x29z2"><track id="x29z2"></track></small></code>
  • <big id="x29z2"><em id="x29z2"></em></big>
      <big id="x29z2"><nobr id="x29z2"></nobr></big>
      1. <object id="x29z2"></object>

        這位開國少將有何功勛:位列一千多名開國少將第一
        熱文

        這位開國少將有何功勛:位列一千多名開國少將第一

        2019年09月30日 20:04:38
        來源:戰爭史

        原題:智斗土肥原賢二,東北軍走出的我軍將星,抗戰中屢立功勛

        作者:毅品文團隊一恒獨步,無授權禁轉!

        解方,1955年被授予中國人民解放軍少將,位列第一,不僅如此,解方還因戰功于1939年被國民黨軍政部授予少將。同時獲得國共雙方授予的少將軍銜,在開國將領中絕無僅有,據此就可以看到,解方的確是個領兵打戰的將才。這里,就簡單地先說說解方如何在東北軍發展的風生水起,又是怎樣贏得少帥信任的事吧。

        [解方少將]

        解方出生于吉林省遼源市,1928年,解方憑借優異的成績考入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第二十期步兵科,按當時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的規定,所有入校前的新生必須去日軍第三師團第六聯隊當兵,以提前適應日軍部隊的生活和作息規律。此時的中國正是北伐軍大舉北伐,先頭部隊已經攻入山東濟南。日本帝國主義早已把山東省劃為他們的勢力范圍,并為了阻止北伐軍統一中國的進程,不惜槍殺北伐軍戰士,制造了駭人聽聞的“濟南慘案”。

        日軍大本營做了兩手準備,一手施壓北伐軍的領導機關南京國民政府,一手為了防止北伐軍可能的進攻,考慮到在濟南的軍隊不足,不能有效抵抗北伐軍的打擊,令第三師團第六聯隊即刻開拔進入中國濟南增強日軍的防御實力。解方得知這一原因后,絕不能為虎作倀,把槍口對準自己的同胞。于是他憤而離隊,不辭而別這個軍校我不上了。解方沒去軍校報道的消息讓少帥張學良知道后,少帥感覺解方是個難得的人才,竭力向校方保舉,這才讓校方看在少帥的面子上,原諒了解方,如此這般解方得以繼續在軍校求學。自此,要富國強兵,才不受人欺負的決心,在解方的心里扎下了根。

        【影視劇中的張學良】

        1930年解方從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畢業了,考試成績名列第一,就因為他在學校就讀期間,被校方發現有過反日行為,被降為第三名。被降為第三名后的解方,并不完全把這件事記在心上,因為那時的日本整個國家正處于瘋狂侵略中國的軍國主義狂熱之中。解方只有一個心愿,要把在日本學到的先進的軍士理論加倍運用到打擊日本侵略者身上。當他把啟程回國的消息告知少帥,少帥非常高興,執意要為其接風洗塵。當學成歸國的解方站在少帥面前,是一個身材魁偉,儀表堂堂,滿腹經綸的青年精英,讓少帥非常喜歡,有意要把自己的妹妹嫁給他,還主動做起紅娘,解方推辭說剛回國,一切還無頭緒,等有了功業在成家也不遲,才使得少帥打消了這一想法。

        [抗日戰爭東北軍堅守陣地]

        解方年輕,學問好,又是在日本留學,雖然自大帥張作霖被日軍炸死在皇姑屯,不用說和日本結下了梁子。但是,東北軍自成立的那天起,就和日本政府以及日軍有著千絲萬縷,剪不斷理還亂的聯系。解方留學日本的背景,自然而然的成為少帥任用解方擔任關鍵崗位,出任重要職位的首選。當時的天津包括河北省都在改旗易幟的東北軍的影響和控制之下,回國沒多久的解方就被少帥任命為天津市保安總隊隊長,全面維持天津市的社會治安。要知道天津市不僅是國民政府行政院的院轄市,還是民國時期河北省的省會,少帥把這一重要的職位給予解方說明了少帥對解方的信任,遠遠超過了對東北軍其他老臣之上了。解方也暗下決心不負少帥的重托,在天津市保安總隊隊長這個位置上,除了管理好整個天津城的治安那時責無旁貸。更要把主要精力都用在對付日軍在天津的駐軍這一條上,保持高度警惕,時時刻刻監視日軍的一舉一動,以防日軍想再一次發動類似于九一八事變的陰謀。

        【正在燃燒的東北軍駐地北大營】

        1931年11月3日,解方在忙完公務的同時,看到當天的報紙上,一個很不起眼的消息,說的是日軍關東軍特務頭子土肥原從沈陽秘密抵達了天津,而且連他居住在哪一間旅館都做了詳細的說明。看完這篇報道,立即讓解方警覺起來,他馬上要求治安總隊保持高度警惕,加強戰備訓練,時刻準備可能發生的各種不測。解方通過各種渠道向盡可能的完全掌握、了解老奸巨猾的土肥原為何選擇來天津的目的。經過一段時間的偵查得知,此次土肥原來天津就是要雇傭土匪、兵痞、流氓等不法之徒,已經糾集了大約2000多人的隊伍。而且,這般糾集起來的烏合之眾以日租界為巢穴,在日本特務的指使下,頻繁從日租界沖出來到中國地界進行騷擾。具體的攻擊的目標是當時地處金鋼橋附近的國民黨設立的河北省政府、公安局及警察署。日軍假裝不知,伺機而動,從旁協助,一旦這般烏合之眾取得優勢打敗了解方率領的特務總隊,即刻就對國民黨河北省政府及其他要害部門進行打擊,其用心之險惡讓解方憤怒不已。

        【日本戰犯土肥原賢二】

        終于,1931年11月8日晚,駐天津日軍終于蠢蠢欲動,把這般烏合之眾推向了前臺,一時間槍聲大作,炮聲隆隆,這股受日軍指使的地痞流氓們開始發生暴亂了。早有準備的天津市公安局特務總隊在解方總隊長的帶領下,早已嚴陣以待,擔負起保衛國民黨河北省政府和天津市政府的重任。

        這群暴亂分子在日軍強大火力的援助下,叫囂著往前進攻,日軍撕下了偽裝,協同攻擊的炮彈紛紛落在特務總隊的防守陣地上,不時造成人員傷亡。此時的解方鎮定自若的指揮戰士們奮力抗擊這股匪徒一次又一次的進攻。戰士們看到總隊長解方和他們一樣在陣地阻擊,更堅定了要打退這伙暴徒進攻的決心,使得日軍想借這般匪徒之首,攻入國民黨河北省政府和天津市政府的險惡用心始終未能得逞。發動事變的日軍頭目土肥原未想到解方帶領的特務總隊戰斗素質如此過硬,不由自主的感嘆道“想不到學生(指解方)打老師這么狠”。當天津事件結束后,國民政府詳細了解了“天津事件”的經過,知道了解方臨危不亂,英勇作戰,成功阻止了日軍的企圖后授予解方青天白日獎章,以對解方保家衛國的褒獎。

        [抗日戰爭時期進入陣地的東北軍戰士]

        當抗日的烽火在中華大地剛剛點燃之際,深受少帥信任的解方被委以重任,奔赴廣西勸說桂系的李宗仁、白崇禧投身到國家抗日救亡的洪流之中。起初,李宗仁、白崇禧始終對東北軍能否真心抗日一直是持懷疑態度的。不說“九一八事變”一槍不發丟了東北,還有就是發動“西安事變”。這在中國傳統道德里軍人這樣的作法,無疑是以下犯上的作為,是很讓人不齒的。就因為這個原因,國內很多的實力派都不愿意和東北軍進行任何形式的聯系和合作。少帥為了減少當時各地方派系,尤其是實力最強的桂系對東北軍不抗日和少帥發動“兵諫”的誤解。特別委派解方代表他本人到廣西來做好說服解釋工作。李宗仁、白崇禧對少帥主動派人進行聯絡抗戰當然表示歡迎,但是心中始終存有疑問,少帥派解方來的目的是不是來拉攏他們借日軍侵華之手,罔顧民族大義打倒蔣介石為代表的的合法的國民黨政府。所以并沒有流露出任何意見。解方沒有灰心,回去稟報少帥誠懇的說出李宗仁、白崇禧的顧慮,并向少帥說出了自己的看法。少帥聽后頻頻點頭,于是解方再次踏上南下的旅途。

        【1936年10月10日,陳誠和李宗仁,白崇禧合影于廣西南寧】

        當解方又風塵仆仆的趕到南寧再次面向李宗仁、白崇禧坦誠布公的說出了東北軍和桂系合作的理由,并詳細的說出了東北軍入關后,積極投身抗戰的具體戰例,如屬于東北軍戰斗序列的107師在長城古北口外幾十公里的正面陣地上,頑強阻擊了日軍主力第16旅團3天多的時間,打出了東北軍的威風和志氣。解方滔滔不絕的敘說,真的打動了這兩位桂系的掌舵人,雙反約定只要戰端一開,雙方將密切配合共同打擊日寇。

        解方的能言善辯,和口若懸河也給李宗仁、白崇禧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滿載而歸的解方回去告知少帥,雙方已經達成聯絡合作抗日的方案,讓少帥非常滿意,此次解方不辱使命,初露舌辯之才,人稱“解鐵嘴”的名號,在東北軍和桂系將領中不脛而走。參考資料:解方

        有什么意見,歡迎在下方留言討論!

        清风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