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x29z2"></big>
<strike id="x29z2"></strike>
<strike id="x29z2"></strike>
  • <code id="x29z2"><small id="x29z2"><track id="x29z2"></track></small></code>
  • <big id="x29z2"><em id="x29z2"></em></big>
      <big id="x29z2"><nobr id="x29z2"></nobr></big>
      1. <object id="x29z2"></object>

        你想,中國還可以有什么樣的“范兒”?

        你想,中國還可以有什么樣的“范兒”?

        2019年09月30日 13:45:20
        來源:鳳凰網文化

        (一)

        有名氣或者有實力的人,在中國,過去通常叫“角兒”,后來叫“腕兒”,如今多稱作“大咖”、“大V”,或者KOL。其實,這些都屬于中性詞,不含道德評判上的褒和貶,稱呼雖有不同,意思卻差不多,至少在成功學意義上,他們是某行業或領域內一時之榜樣贏家。

        這種標簽不見得與學問、人品、道德有關,也未必能經受時間的考驗。偏偏很多人對此心馳神往,孜孜以求。其背后的社會心理眾所周知。

        《大腕》劇照 來源網絡

        那么,事功上有成就、為人處世又值得大眾學習的人,究竟該怎么稱呼呢?

        可以說,現代漢語詞匯里,特別是文宣體系里,對如此種種類型人物的稱呼,似已積累了相當多的詞語,比如“榜樣”、“楷模”、“模范”、“典范”、“典型”、“先進”、“標兵”、“旗手”、“感動**人物”、“致敬**人物”等等。

        如果你不介意暴露年齡,可以回顧下從小到大通過宣傳教育記住的名字:李大釗、瞿秋白、劉胡蘭、張思德、董存瑞、邱少云、黃繼光、雷鋒、歐陽海、王進喜、焦裕祿、陳景潤、華羅庚、錢學森、鄧稼先、李四光、張海迪、孔繁森、任長霞、賴寧、袁隆平、鐘南山……

        這是一個長長的名單,而且這個名單一直在添加。他們的事跡和精神,總是與國家宣傳引導的主旋律有著密切關系。解讀他們的出現,離不開“時勢造英雄”的邏輯,即任何偉大人物、英雄模范、先進榜樣,都是應時而生,順勢而起,乃國家和時代所造就,換言之,他們的出現,都背負著宏大的使命。

        從人類學、社會學和心理學的角度看,這種有鮮明意識形態指向的典型塑造,并非現當代所獨有。人類一直在主動發現、塑造、宣傳需要的榜樣,把他們樹成楷模,奉作偶像,尊為圣賢,甚至,推上神壇。這種迥異于其他動物的現象,不是某個時段才出現,也不是某個民族所特有,而是在不同文明各自生長時都不約而同出現,并在漫長的歷史發展中,累積形成了各自的尊崇譜系:有神譜,有圣人譜,有賢人譜,還有各種英雄譜。工業文明時代以來,大眾熟知的各種明星偶像、成功人士,實際也是這種習慣的延續。

        那么,人類為什么如此需要榜樣?沒有尊崇的對象,人就活不下去嗎?

        毋庸置疑,無論是符合官方名教所需的榜樣,還是符合世俗生活所需的榜樣,都離不開各種現實考量。這既是人類作為社會性動物所自發形成的思維定勢,也是作為目的性很強的物種所自覺選擇的行為方式。

        問題是,在我們的生活中,除了上述基于政治功利性或者生活功利性目的而樹立的榜樣之外,還有沒有超功利性目的的榜樣?無關功名卻能啟示個體生命之意義、彰顯個體生命之精彩的人,值不值得我們去發現、去走近、去學習、甚至去宣傳呢?

        (二)

        在人類、國家、民族、社會等宏大語詞背景下,中國從來不缺應時而出的道德模范、時代楷模,更不缺有一時之權力、一時之名氣、一時之富貴的大腕、大咖、大V。但我們不能因此而為生命意義設限,不是每一個個體,都為宏大使命而活著;個體的生命是否出彩,也不是單靠家國天下的宏大標準來考量。

        在不觸犯法律底線、不違背普世道德的前提下,活出自己的“范兒”,留下一段有尊嚴的、有趣的人生,理所當然是我們可以思考、可以提倡的價值面向。

        這里所說的“范兒”,是褒義詞,北京方言中常常用到,其淺層含義,是指在言行舉止等方面流露出的一種既特別又給人良好感覺的風度。往深處推敲,還包含有“范”(繁體常寫作“範”)的本義:如模子、法則,引申為規范、典范等意思。

        如果說“腕兒”是屬于客觀描述,主要指名利場上有一定地位和影響力的角色;那么,經過文化詮釋的“范兒”,至少具有一定的人格魅力,典范意義,楷模效應,有讓人欣慕的內涵。

        中國人的價值體系與話語體系里,“范”是典型,是標準,更是價值標桿。有范的人,意味著他在某些方面值得學習推崇。“范”也代表某種氣度、脾性,常人傾慕卻又難以輕易具備的風度、格調。

        如果你從古書中尋找超越政治功利與世俗功利的“范兒”,你會發現,這種類型人物從古至今,也有一個長得數不清的名單,他們的身上,也被貼過形形色色的標簽。

        “竹林七賢”來源網絡

        比如 “狂者”、“狷者”、“隱士”、“高士”、“大俠”、“逸才”、“奇人”、“怪杰”等等,像洗耳的許由,棄瓢的巢父,懟過孔子的長沮桀溺,佯狂的接輿,裸行的桑扈,逍遙游的莊子,白眼的阮籍,打鐵的嵇康,醉酒的劉伶,坦腹東床的王獻之,歸隱采菊的陶淵明,愛酒愛吹牛的李白,寫字就顛狂的張旭懷素,喜歡作假的米芾,為妓女填詞的柳三變,乃至唐伯虎,徐文長,李卓吾,金圣嘆,鄭板橋等等。

        魏晉給中國人創造了一個最美的詞語,叫“風度”,你看看《世說新語》3卷36門的關鍵詞,有多少品評人物的視角讓人眼睛一亮!比如:“雅量”,“識鑒”,“品藻”,“捷悟”,“豪爽”,“容止”,“棲逸”,“任誕”,“簡傲”……千百年來,這些人物的存在,迥異于刻板宣教的圣賢偶像,他們更讓人覺得可親可愛,因為他們愛自己,愛生活,愛臭美,他們拒接迎合,討厭矯飾,他們活得率真,自然性情。他們的存在,豐富了中華泱泱古國的文明氣質,也為后世提供了千姿百態的人生可能。

        蔡志忠漫畫《世說新語》 舍命全交

        這樣的人,即使進不了廟堂,入不了列傳,難道不能算是“中國范兒”嗎?

        (三)

        前些年社交媒體和出版界喜歡討論“民國范”,試圖重新反思和評價在中國現代轉型過程中對國家命運、社會啟蒙、文化教育、審美建構乃至個性解放產生過影響的人物,其中不乏思想范兒、文藝范兒。這種思潮,可以理解為一種文化上的自省與自覺。

        從文學史和思想史看,中國歷史上密集出現“有范兒”的時代,魏晉與民國,是絕對繞不開的。先秦固然諸子輩出,但那時候中國文化還處于塑型期,屬于文化傳統的上游,文化性格的發育期;魏晉被稱為中國文學的自覺期,看《世說新語》就知道什么叫魏晉風度,那個時代的上流貴族和知識精英,自我意識井噴式覺醒,其個性、審美、生活方式、價值取向,一直影響到隋唐乃至晚明。而民國作為傳統向現代轉型的關鍵階段,現代自我意識全面覺醒,文化精英們身上展現的“范兒”,也是絢麗多彩,氣象萬千。

        可能,我們很難在現實中找到一個完全能回應這個問題的“范兒”,但這不妨礙我們一直去思考,也一直去尋找。這是文化人該干的事兒,既從歷史參照上去尋找當代人應該有的“人樣兒”,也從時代觀察者的視角去甄別當代人可以學的 “范兒”。

        在探討什么是當代的“中國范兒”時,標準可能會成為一個問題,比如,上述所說到的“范兒”,評判標準與“成功人士”的區別在哪里?什么樣的評價態度才算相對中立?文化視角上的“中國范兒”,又該秉持什么樣的原則?

        很難有絕對客觀標準,更多的,其實還是尋訪者基于常識分辨與深入了解后的主觀判斷。但是,沒有絕對標準并不等于沒有標準,能夠稱得上“范兒”的,至少,做人要有底線,道德人品上能經受相當時間的考驗,即使小有瑕疵,但大節不能虧;第二,處世要有主張,具備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現代公民應有的價值觀,這是人作為現代覺醒個體的標志;第三,言行要有個性,因為無個性之人必不可愛,不可愛之人何談有“范兒”?

        有鑒于此,鳳凰網文化中心即將上線一檔獨家原創節目——《中國有范兒》。我們希望,在這個大時代,秉持一種既包容開放而又獨立審慎的態度,去尋找和記錄這個時代一些有趣有個性的人,有格有靈魂的人,有識有棱角的人。也許,呈現在廣大網友眼前的每一個對象,未必能詮釋什么叫“中國范兒”,但我們更希望,這樣一場有態度的文化活動,能夠讓大家參與一場關于自我的生命思考——

        什么樣的人格、態度、生活方式,屬于你我真正喜愛、可以參鑒的范兒?

        清风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