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x29z2"></big>
<strike id="x29z2"></strike>
<strike id="x29z2"></strike>
  • <code id="x29z2"><small id="x29z2"><track id="x29z2"></track></small></code>
  • <big id="x29z2"><em id="x29z2"></em></big>
      <big id="x29z2"><nobr id="x29z2"></nobr></big>
      1. <object id="x29z2"></object>

        居庸關灑水成墻,羊肉破鐵騎,羅通的明代原型竟這么有勇有謀
        熱文

        居庸關灑水成墻,羊肉破鐵騎,羅通的明代原型竟這么有勇有謀

        2019年09月30日 13:39:42
        來源:冷兵器研究所

        冷兵器研究所推出的土木之變-北京保衛戰系列文章,已經進入尾聲。在《蒙古人看見他都得叫爺爺,陣斬瓦剌萬級,細說石亨的清風店大捷》一文中,提到居庸關守將羅通的家傳稱,也先是先攻打居庸關被羅通擊敗,才走紫荊關逃離,于其他史料無載,《明史》亦不取,應當是羅通家傳自己吹噓,所以不取。雖然如此,但《都御史羅公通傳》的史料價值也不可以完全否定。雖然痛擊也先本部并非實情,但居庸關守將羅通以微薄的兵力,阻擋阿剌知院所部三萬大軍于塞外,極大減輕了北京保衛戰主戰場的壓力,其貢獻也是可圈可點的。

        ▲按北京保衛戰的作戰過程如圖所示。圖上顯示居庸關也遭到了圍攻,那便是中路的阿剌知院部三萬人。

        至于東路脫脫不花所部,雖然號稱三萬,但僅有一萬蒙古人,到遼東裹挾女真人之后才兵力有所上升,而被裹挾的女真人并沒有作戰意志,因此被輕易阻擋于密云。《西關志》提到也先、脫脫不花、阿剌知院等人率領三萬人從北面進攻居庸關。由于也先、脫脫不花并未經過居庸關,這三萬人當是阿剌知院所部無疑。當時雖然不過十月,但天氣卻異常寒冷,羅通令人在城上澆水,凝集成冰,城池變得堅滑,蒙人不敢輕易爬城。阿剌知院對于也先的攻明計劃本來就不是很支持,土木之變后曾派人向明廷表達善意。因此在居庸關與羅通對峙七日,始終沒有走紫荊關與也先匯合。當然,若非居庸關無隙可乘,那么阿剌知院很可能將兵力不過數千的居庸關攻破,與也先會師于北京,北京的防御壓力將大增。

        羅通家傳提到也先在攻打北京失敗之后試圖攻打居庸關接應阿剌知院所部,失敗后才走紫荊關出塞。按也先十月十五日撤離北京,十月十七日出紫荊關,而居庸關離紫荊關有120公里距離,其間也先還被石亨大破于紫荊關附近的清風店。因此時間上實在對不上。不過《明英宗實錄》中確實提到“虜至居庸關都指揮楊俊率官軍八百人追擊斬獲賊首六級馬一百二十匹牛騾四百七十余只追回男婦五百余口”。則也先應當是派很少量的兵力對居庸關南邊進行了試探,不過被與羅通一起守城的楊洪之子楊俊出城擊退。

        但阿剌知院部三萬人仍在居庸關北面。也先時代蒙古軍隊極為警備,晚上用皮囊作為吊床,放在兩馬之間,兩人共睡,一旦有敵來襲就能快速上馬。營寨外側用鐵騎守夜,并輔以惡犬。羅通派人準備大量下藥的熟羊肉,令精銳偵察兵“夜不收”投食給惡犬,惡犬吃了之后飽食昏沉,用石頭投擲也不吠叫。明軍又用繩索將鐵騎的馬足悄悄連套。

        此后,羅通率軍從居庸關殺出,突然舉火鼓噪,以火炮亂擊。蒙人跳上披甲的鐵騎準備作戰,卻發現馬早被繩索套住,掙扎導致一片混亂。羅通率軍趁亂擊之,活捉一名叫做那吉帖木兒的瓦剌酋長,阿剌知院拋下大量人口物資,戰敗逃走,被羅通一路追擊到居庸關北面的長安嶺。

        《羅通家傳》聲稱殲敵數千,考慮到居庸關兵力有限,且家傳一般有吹噓,這里的數千當是一千出頭。但無論如何,本就沒有太高作戰意志的阿剌知院所部戰敗之后,馬上遠遁塞外。明軍取得了居庸關保衛戰的勝利。《明史·羅通傳》對此戰記載頗為簡略,且認為羅通確實沒有和也先本部接戰——“也先犯京師,別部攻居庸甚急。天大寒,通汲水灌城,水堅不得近。七日遁走,追擊破之。”

        ▲電視劇《隋唐英雄》中的羅成之子羅通,以明代大將羅通為原型

        此后數百年,羅通被居庸關一帶的百姓尊崇,奉為英雄。后世《說唐后傳》《羅通掃北》等小說中的英雄人物,羅成之子羅通,就是以明代大將羅通為原型。

        到十月二十五日,尚有少量在關內劫掠的蒙古軍未曾出塞。楊洪、孫鏜、范廣三將負責追剿,在京師以南的涿州、霸州、固安等地遇敵,擊敗蒙古軍,捕獲蒙古酋長阿歸等48人,斬首400余級,奪回人口上萬。楊洪、楊俊父子又猛追蒙古軍至紫荊關,結果被急了眼的蒙軍反擊,殺死官軍數百人,楊俊差點被殺死,明軍驚退,蒙古軍得以遁去。

        由此可見,也先訓練的蒙古兵戰斗力還是不可低估,僅僅是一些在后方未及出關的余卒就有如此戰斗力。怪不得楊洪之前守宣府時不敢自后方沖擊也先大軍,實在是能力不足。楊洪、石亨二人在《明史》中并列,而石亨能于清風店野戰大破也先殲敵萬余,楊洪則險些被殘兵擊敗,由此可見二人能力優劣。北京保衛戰之事至此可以作結。一些相關人員的結局也可以交代一下。

        ▲明英宗發動奪門之變

        于謙被英宗冤殺,但其子嗣只是流放。成化二年,于謙平反,其子于冕得到任用,官至應天府尹。石亨被英宗卸磨殺驢,由于其家族成員多掌兵權,侄子石彪、從孫石后等族人也隨之被誅。其黨羽曹吉祥不自安試圖政變,也被英宗收拾。孫鏜最能見風使舵,先隨石亨發動奪門之變,在曹石之變中又為英宗收拾石亨、曹吉祥,兩次踩著舊日上司的尸骨得以封侯,到憲宗時代去世,享年八十歲。范廣因為拒絕與上司石亨一同參加奪門之變,下場極慘,“子升戍廣西,籍其家,以妻孥第宅賜降丁”,不但自己被殺,兒子被流放,妻妾女兒也被明英宗賜給投降明朝的蒙古人凌辱。

        楊洪在景泰朝去世,免過英宗清算。其子楊俊則因為當初楊洪父子在宣府表現不佳,以及景泰朝楊俊建議不接回英宗等原因,遭到處決。當然楊俊并非好人,“恃父勢橫恣,嘗以私憾杖都指揮陶忠至死”,死得也不是太冤枉。但按明代筆記《奇女子傳》記載,楊俊死后無人敢收尸,有與之相識的名妓高娃挺身而出,為楊俊收尸并哭訴屈殺忠良,事畢后自盡,這倒是一個可歌可泣的故事。

        ▲名妓高娃

        ①《明英宗實錄》:錦衣衛小旗陳喜同自瓦剌逃回,言:“脫脫不花王領一萬達子去劫廣寧,既回野豬口舊營,又往西南,欲與也先及阿剌知院約攻北京。”《明英宗實錄》:兵部言,遼東提督軍務左都御史王翱,總兵官都督曹義,鎮守太監亦失哈等奏報,達賊三萬余人入境,攻破驛堡屯莊八十處,虜去官員軍旗男婦一萬三千二百八十余口,馬六千余匹,牛羊二萬余只,盔甲二千余副,義等失機之罪,雖在赦前,亦難容恕,帝曰守邊為急,且免其死翱,義俱罰俸半年②《西關志·忠義附》:本年十月內,也先、脫脫不花并阿剌知院諸酋長率三萬余眾,攻圍居庸關甚急,公身先士卒,親冒矢石,據城固守,誓不與賊俱生。適獨石口參將楊俊率兵眾入衛京師,道經居庸,夜遣旗牌官白忠告公,公仗劍厲聲曰:“不識地勢,焉能為將,今關北失守,幸有居庸關保障京師,無居庸關是無京城矣,此而不守,何入衛為?”遂下令,有出關而南者,斬以徇。乃止。關城西南隅柵圯,眾危之,公令作布帳以障城垣。虜疑其有備,不敢入。會天大寒,又令老幼澆水灌城為冰,城堅滑,虜不敢近。屢出奇策,虜益驚疑,圍七日遁去。轉寇紫荊,公追連敗之,逐出長安嶺,中外始定。③《都御史羅公通傳》:與潘成、趙玟謀,曰:“虜所恃者鐵騎,夜環以為營,□□沖敵,吾與若等所將,大半召募客兵,不足恃,若驅□當虜,是何異驅 羊當猛虎?須以計襲敗其鐵騎,而后虜可破也。”眾皆曰:“善。”虜人臥用,兩馬相比,二人共宿,一革囊橫置馬上,鐵騎外繞,每鐵騎隨一犬,有驚以犬吠為號。公多用鹺虆、實熟、羊肉,置藥漏下,二鼓,使夜不收持鹺虆,雜投虜騎中,犬啖羊肉甘飽,以石試投之,不吠,隨以油索連套鐵騎馬足,夜過半,開城門出軍,繞虜營鼓噪,舉火炮四面擊之,虜警,鐵騎聯絡,炮哮跳躍,而縳益急,營內虜騎盡驚,又為鐵騎所制,不能馳,炮擊殺鐵騎,人馬自相蹂踐死者數千,遂大潰敗,三戰三捷,擒虜酋那吉帖木兒,斬奪人馬、盔甲弓箭以千計,盡奪回所掠④《殊域周咨錄》:洪乃與孫鏜、范廣等擊余虜于涿州等處。至固安,大捷,捕虜阿歸等四十八人,斬首四百余級,邀還俘掠人萬計。⑤《明史·楊洪傳》:及關,寇返斗,殺官軍數百人,洪子俊幾為所及。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創稿件。主編原廓、作者殘星幾點哥,任何媒體或者公眾號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

        清风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