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x29z2"></big>
<strike id="x29z2"></strike>
<strike id="x29z2"></strike>
  • <code id="x29z2"><small id="x29z2"><track id="x29z2"></track></small></code>
  • <big id="x29z2"><em id="x29z2"></em></big>
      <big id="x29z2"><nobr id="x29z2"></nobr></big>
      1. <object id="x29z2"></object>

        《長安》中大理寺評事,兩除權閹,位極人臣;專擅貪腐,家破人亡
        熱文

        《長安》中大理寺評事,兩除權閹,位極人臣;專擅貪腐,家破人亡

        2019年09月30日 11:30:00
        來源:浩然文史

        今夏熱播古裝懸疑電視劇《長安十二時辰》(以下簡稱《長安》)中,對很多涉及劇情的唐朝歷史人物,采取了形式多樣的處理手法:或依托歷史原型,虛構人物,如將唐玄宗時的奸相李林甫,虛構為右相林九郎;將天寶三載致仕的“詩狂”賀知章,虛構為維護長安治安的“靖安司主理”何執正;唐朝“邊塞詩”代表人物,被譽為“詩雄”的岑參,搖身一變,成為劇中的“話癆”程參……。或稱人物原名,如唐玄宗太子,后來的唐肅宗李亨,劇中用的是他的第三個名字“李玙”。不過,劇中還是使用了一些歷史上的真實人物“本色出演”,例如,我們下面要說的元載,就是其中一位。《長安》中關于元載的劇情,很多是作家、編劇的文學虛構;歷史上的元載,都有哪些堪稱傳奇的人生事跡呢?從人生贏家,到家破人亡,元載又可以留給后人哪些教訓?

        一、出身貧寒,幸娶賢妻,人窮志不短

        元載(713年—777年),字公輔,鳳翔府岐山縣(今陜西岐山縣)人。他出身寒微,家境貧困。窮到什么程度呢?元載去參加鄉試時,既沒法象家境豪富的士子們那樣,乘車乘馬,隨從前呼后擁;也沒法象家境一般的士子那樣,至少騎頭毛驢。他只能自己背著書籍、干糧、行李,徒步跋涉。家境之貧窮,由此可見一斑。

        寧采臣,上路窮書生的經典形象

        除家境貧窮外,元載的運氣,似乎也不是太好!他雖自幼嗜學好讀,但多次參加科舉考試,都名落孫山。落魄的元載,估計應該特別迷茫和郁悶!他的未來,在哪里?

        貧窮落魄的元載人生第一次巨大轉折,在于他因緣際會,認識了一代名將,后來成為兼任朔方、河東、隴右、河西四鎮節度使的王忠嗣的女兒王韞秀,并俘獲了這位“白富美”的芳心,使她如飛蛾撲火一般,罔顧自古以來絕大多數人奉為婚配金科玉律的“門當戶對”觀念,罔顧家人的激烈反對,義無反顧地嫁給了元載。

        王韞秀

        王韞秀為何不顧一切地要下嫁元載?難道她有未卜先知的神通,卜算出元載將來會位極人臣?這顯然是“事后諸葛亮”的說法。具體緣由,雖由于史書缺乏詳細記載,難以確考。不過,從王韞秀上述不管不顧、不計后果的所作所為,可以判斷,她絕不會是一位性格溫順、循規蹈矩,而是性格特立獨行,甚至可能有點偏激、倔坳的女子。這和《長安》對她的“人設”,倒有些須吻合之處。

        娶到“白富美”,這或許是元載人生中博取的第一次巨大成功!不過,對元載來說,他與王韞秀成婚,并沒有獲得多少岳父家在經濟上或仕途上的關照,反而是賺了王家人不少的白眼和嘲諷!

        雖然俗話說“大丈夫能屈能伸”,但人窮志不短的元載,決心依靠自己的能力和運氣,去赤手空拳地博取一份成功的事業。臨行前,他給妻子寫了一首詩《別妻王韞秀》,向妻子表明自己的遭遇和志向:

        年來誰不厭龍鐘,雖在侯門似不容。

        看取海山寒翠樹,苦遭霜霰到秦封。

        王韞秀讀罷后,同為性情中人的她,揮毫寫下《同夫游秦》詩,決意與丈夫同甘苦、共進退:

        路掃饑寒跡,天哀志氣人。

        休零離別淚,攜手入西秦。

        二、應試中舉,逐漸躋身中樞

        豪言壯語說了,通情達理的賢妻,也毅然拋棄娘家的富貴,伴隨著丈夫一起來到京師長安。俗話雖說“貧賤夫妻百事哀”,但只要有同甘苦、共榮辱的心境,就能苦中作樂,否極泰來。對累試不第、別無長技的元載來說,除通過科舉考試,博取功名利祿外,他似乎沒有別的人生選擇。

        也許是上天憐憫元載的人窮志豪,也許是王韞秀家族聲望,或自身幸運,也許是身處絕境的元載破釜沉舟,背水一戰,……命運之神,終于再次眷顧了元載,給他帶來了人生的第二次巨大成功。

        天寶元年(742年),為體現李唐皇室對始祖老子的尊崇和緬思,唐玄宗舉行策試,征求精通道家學說的人才。自小酷嗜道家學說,熟讀道家經典的元載,終于英雄有用武之地。考試的結果毫無懸念,元載終于金榜題名,高中進士。隨后,他被任命為邠州新平(今陜西彬縣)縣尉。

        李氏皇族追認老子李耳為祖先

        這一“芝麻粒”般大的官職,或許很多人不屑一顧。但對出身寒微、無爹可拼、累遭挫折的元載來說,這或許已是命運之神的極大“眷顧”了。既然沒有“終南捷徑”可走,那就埋頭潛心,扎扎實實從基層干起吧。

        心態平和的元載,勤懇地履行著平淡似水的本職工作。隨著能力的體現,資歷的積累,元載也一步步被選調黔中監選使判官、大理評事、東都留守司判官、大理司直等職。如果沒有特殊際遇,混到九卿、六部尚書(大致相當于今天的省部級),或許就是元載這輩子所能博取的最高官階了。

        三、“安史之亂”,元載如何變危為機?

        唐玄宗天寶十四載十一月初九(公元755年12月16日),身兼范陽、平盧、河東三鎮節度使的安祿山,悍然起兵叛亂。“漁陽鞞鼓動地來”,承平數百年之久的中原大地,頓時淪陷于尸山血海之中。直至唐代宗寶應二年(763年2月17日),歷時七年又兩個月的“安史之亂”,才被唐廷勉強平定。

        安祿山劇照

        “安史之亂”,給唐朝的歷史和社會,造成了巨大的沖擊和破壞。自此,曾盛極一時、八荒輻輳、萬國來朝的煌煌大唐,在藩鎮割據、廷臣黨爭、宦官擅權、外族入侵、農民起義的暴風驟雨中,飄搖動蕩。“安史之亂”雖給國家、民眾帶來巨大災難,而對某些人,如元載來說,卻是走向巔峰人生的巨大機遇!

        至德元年(756年),唐肅宗李亨在靈武繼位。當時,文武官員被安史叛軍沖擊的七零八散,幾乎無人可用。唐肅宗差點真的成了“孤家寡人”!因此,以往的官員、名士,凡是來投奔者,基本都量才使用。避亂江南的元載,也被時任江東采訪使的李希言“發掘”出來,上表推薦他為江東采訪副使,又被唐肅宗任命為祠部員外郎。不久,元載又被任命為洪州(今江西南昌)刺史。

        757年十月,唐軍收復長安、洛陽。唐肅宗返回長安后,不吝破格拔擢危難之際扈從左右的臣子,以為酬賞。元載被任命為度支郎中。他生性敏悟,善于奏對,深受唐肅宗器重,很快被授予領江淮轉運使之職,加御史中丞。上元二年(761年),元載被調回朝廷,任戶部侍郎、度支使、諸道轉運使。

        四、攀附權閹上位,揣摩帝意,鏟除權閹

        頗有趣味的是,在元載一步步走向人生巔峰的途程中,有兩個在唐朝中期曾一度權勢炙手可熱、生殺予奪的權閹,卻先后成為他的踏腳石。這兩個權閹,一是李輔國,一是魚朝恩。

        李輔國劇照

        李輔國(704年―762年),本名李靜忠,是太子李亨的心腹。因勸說李亨在靈武即位稱帝,而被李亨賜名“護國”,后改為“輔國”,唐肅宗返回長安后,加李輔國開府儀同三司,封郕國公。李輔國權傾朝野到什么程度呢?史書記載,當時宰相、大臣想覲見皇帝,都須取得李輔國的同意;皇帝的詔書,必需李輔國署名,才能頒布施行;對李輔國的決策,群臣不能有異議。

        唐代宗劇照

        由于李輔國在唐肅宗臨終前,洞察、挫敗了張皇后、越王李系等廢黜太子李豫,擁立李系的陰謀,使李豫得以在肅宗死后,順利即位,即唐代宗。代宗“感激”李輔國的擁戴之功,尊稱他為“尚父”,授司空、中書令(宰相)之職,封博陸郡王。

        李輔國成為唐朝第一個封王拜相的宦官后,氣焰更為囂張。他竟公然對唐代宗說:“大家(皇帝)但內里坐,外事聽老奴處置。”這分明是要把唐代宗弄成傀儡了。唐代宗表面上隱忍無為,暗地里卻謀劃鏟除李輔國。

        李輔國雖權傾朝野,但他也深知黨羽擁戴的重要性。李輔國因“妻子”與元載同宗,便刻意拉攏這位“政壇新星”。元載也深諳“朝廷有人好做官”的道理,也刻意結交李輔國。二人“臭味相投”,一見如故。在李輔國“照應”下,元載“官運亨通”,歷任同中平章事,判度支、鹽鐵轉運使等職。

        當然,久在宦海沉浮的元載,深知將所有的雞蛋裝在一個籃子里的巨大風險。他不愿將身家性命和前途,緊緊地捆綁在李輔國身上。一方面,他借助李輔國的權勢,努力攀登;另一方面,他也努力揣摩圣意,甚至不斷將李輔國的隱私,泄露給唐代宗。一時間,元載竟在唐代宗、李輔國二人之間,左右逢源,如魚得水。他的職務,也一再升遷,歷任中書侍郎、集賢殿大學士、銀青光祿大夫等職,可謂通暢順達,風光無兩。

        唐代宗劇照

        隨著唐代宗與李輔國矛盾的逐漸公開,“墻頭草兩邊倒”的元載,也必須明確“站隊”了。經過深思熟慮,他象賭徒一樣,將寶押在皇帝身上,并參與了唐代宗策劃的罷免、刺殺李輔國的密謀。寶應元年(762年)十月,唐代宗暗中指使刺客,假扮盜賊,刺殺李輔國。元載也因參與密謀,被唐代宗視為心膂,備受倚重。

        除了參與謀劃誅殺李輔國外,元載還協助唐代宗,毫不費力地鏟除了當時另一個掌控禁軍、專權跋扈的權閹魚朝恩(?—770年)。

        魚朝恩劇照

        五、忘記初心,擅權貪腐,終至家破人亡

        誅殺魚朝恩后,元載自恃除惡之功,日漸跋扈。他一方面勾結宦官,探聽圣意,迎合、諂媚皇帝;一方面專擅朝政,貪財納賄,培植親信,排除異己。

        隨著丈夫的日益顯達,王韞秀的心態也隨之日益膨脹。當元載被任命為宰相后,牢記當年家人鄙視、羞辱自己和丈夫的王韞秀,揚眉吐氣之余,也情不自禁地寫下《夫入相寄姨妹》詩,將一記“報復”的耳光,狠狠地扇在那群趨炎附勢的娘家人臉上:

        相國已隨麟閣貴,家風第一右丞詩。

        笄年解笑鳴機婦,恥見蘇秦富貴時。

        元載和王韞秀

        得意忘形的元載肆無忌憚的專擅、貪腐,引起唐代宗的不滿。不過,念及元載當年勛績,唐代宗最初還有所顧憐,想讓他善始善終。唐代宗多次單獨召見元載,援引往昔權臣覆轍之鑒,隱隱勸誡他收斂,保全名節和家門。元載似喪心狂一般,置若罔聞,不思改過。

        忍無可忍的唐代宗終在大歷十二年(777年)三月二十八日,下詔逮捕元載及其家人、黨羽,抄沒家產。經過快速審訊后,同日,元載被賜自盡。

        抄沒的元載貪腐的富可敵國的巨額家產,元載供認的專擅朝政等罪狀,無一不讓唐代宗瞠目結舌!怒不可遏的唐代宗感覺,賜元載自盡,實在是太便宜了這個奸相。于是,他下詔,不僅嚴厲懲處元載的妻、子、黨羽:妻、子及部分罪大惡極的黨羽處死,其余貶官流放;而且禍及先人:元載的祖父、父親的墳墓被挖開,劈棺曝尸;家廟中供奉的歷代祖先神主,一并焚毀。

        依律法,王韞秀因王忠嗣勛績,可免死,但要被充入宮中,罰為奴婢。生性爭強好勝的王韞秀不愿茍活受辱,大聲對行刑官說:“王家十二娘子,二十年太原節度使女,十六年宰相妻,死亦幸矣,堅不從命!。” 就這樣,王韞秀死于亂杖之下。

        文史君說

        元載出身寒微,無爹可拼;雖飽讀詩書,卻屢試不第。在人生命運的“戰場”上,屢戰屢敗的元載并未氣餒、沉淪,而是不斷的抓取一切機遇。他先是因緣際會,博取名將之女王韞秀的芳心,娶她為妻。因不堪忍受妻家人的歧視和羞辱,與妻攜手負氣離家,奔赴長安求取功名。中舉后,他從基層做起,扎實勤奮,官職不斷升遷;他敏銳地觀察形勢,抓住機遇,變“安史之亂”之危為機,進入中樞。他借助權閹李輔國,不斷升遷;當他覺察出唐代宗對李輔國、魚朝恩等權閹的不滿后,又果斷地協助代宗,將李、魚二權閹一一鏟除。并因此獲得代宗的信任、重用,升任宰相,位極人臣。

        如果元載能繼續保持謙虛、謹慎的作風,能一如既往地盡職盡責,那么,元載極有可能以“中興名臣”的殊榮,彪炳青史。可惜的是,飛黃騰達后的元載,被權勢和金錢蒙蔽了初心。他不再象以往那樣,勤勉奮進,而是耽于權爭、享樂,肆無忌憚地專擅、貪腐。終遭致嚴厲懲處,身死家破。元載的成敗榮辱人生,值得后人深思、警鑒。

        參考文獻

        1. (后晉)劉昫:《舊唐書》,北京:中華書局,1975年。

        2. (宋)歐陽修等:《新唐書》,北京:中華書局,1975年。

        3. 白壽彝總主編:《中國通史》,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年。

        4. 吳毅:《側論元載》,《人文雜志》2002年第3期。

        (作者:浩然文史·郛生)

        本文為文史科普自媒體浩然文史原創作品,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本文所用圖片,除特別說明外都來自互聯網,如有侵權煩請聯系作者刪除,謝謝!

        清风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