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x29z2"></big>
<strike id="x29z2"></strike>
<strike id="x29z2"></strike>
  • <code id="x29z2"><small id="x29z2"><track id="x29z2"></track></small></code>
  • <big id="x29z2"><em id="x29z2"></em></big>
      <big id="x29z2"><nobr id="x29z2"></nobr></big>
      1. <object id="x29z2"></object>

        開國大典時粟裕將自己在天安門城樓的站位讓給了誰
        熱文

        開國大典時粟裕將自己在天安門城樓的站位讓給了誰

        2019年09月28日 19:39:06
        來源:掌上風云

        原題:1949年開國大典,這位將領將自己在天安門城樓的站位讓給了誰?

        張雄文

        70年前的1949年,是粟裕軍旅生涯最輝煌的時期。

        這年1月6日,粟裕以華東野戰軍代司令員兼代政委的身份,發出對淮海戰場杜聿明集團的總攻令,一舉全殲蔣介石南線最大的黃埔嫡系集團。

        2月9日,粟裕根據中央軍委的命令,又以代司令員兼代政委身份公布第三野戰軍四個兵團、15個軍以及各師、團編制序列番號。

        粟裕以代司令員兼代政委身份公布第三野戰軍改編命令

        4月間,粟裕指揮三野65萬人,橫渡長江,直下南京、上海,不久被中央軍委和毛澤東委以攻臺戰役總指揮、解放臺灣工作委員會主任的重任,準備進行這近代以來最重大的一次戰役。粟裕認為此戰不僅是華東戰區的重任,而且關系到全國,需要調動全國的力量特別是海空軍力量來配合,因此提出請中央軍委直接指揮,或者調四野司令員林彪或二野司令員劉伯承來指揮,但毛澤東十分信任粟裕,宣布攻臺作戰仍由粟裕負責。

        7月13日 粟裕以華東局分管軍事的常委、第三野戰軍前委書記、實際主持三野總部工作的副司令員身份,率領華東軍區暨第三野戰軍總部由上海移駐南京,并繼續主持實際工作。南京從此成為三野總部以及后來改稱的南京軍區的總部駐地。

        9月21日至30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次全體會議在北京舉行。人民解放軍派出了6個代表團出席會議,共有正式代表60人、候補代表11人,分別代表解放軍總部(包括直屬兵團及海、空軍)、第一野戰軍、第二野戰軍、第三野戰軍、第四野戰軍、華南人民解放軍6個大單位。其中解放軍總部代表團正式代表12人、候補代表2人;四大野戰軍代表團均為正式代表10人、候補代表2人;華南人民解放軍代表團正式代表8人、候補代表1人。粟裕當選為第三野戰軍首席代表,率領三野代表團出席了會議。

        粟裕率第三野戰軍代表團出席首屆全國政協和開國大典,代表團成員1949年9月20日北京合影。前排右起:杜中夫、江渭清、粟裕、陳士榘、王建安。

        解放軍總部和四大野戰軍代表團團團長兼首席代表順序如下:朱德、賀龍、劉伯承、粟裕、羅榮桓。其中:

        朱德是全軍總司令,解放軍總部代表團團長兼首席代表;

        賀龍是西北軍區司令員、第一野戰軍副司令員,一野代表團代表團團長兼首席代表;

        劉伯承是第二野戰軍司令員,二野代表團代表團團長兼首席代表;

        粟裕是第三野戰軍主持實際工作的副司令員,三野代表團代表團團長兼首席代表;

        羅榮桓是第四野戰軍政委、四野代表團團長兼首席代表。

        粟裕是后來唯一僅被授予大將軍銜的大野戰軍代表團團長兼首席代表。

        與此同時,并不實際負責總部工作,而是負責上海市長等地方事務的第三野戰軍司令員陳毅當選為華東解放區(地方代表團)代表團團長兼首席代表,也參加了政協會議。

        9月25日,粟裕代表第三野戰軍在大會上莊重地發言:“我代表人民解放軍第三野戰軍全體指揮員、戰斗員、工作人員向大會堅決地表示:……當秉承政治協商會議的決議,中央人民政府和革命軍事委員會的命令,將革命進行到底,為建設獨立、民主、和平、統一的新中國而奮斗。”

        參加政協會議的代表之一、《文匯報》社長兼總編輯徐鑄成聽了當天18個人發言后,在日記寫道:“其中,以劉伯承、粟裕、傅作義、梁希的發言,最受歡迎。劉、粟代表二野、三野向大會保證,短期內肅清西南、華南殘敵,解放臺灣,完全統一。”

        9月30日,全國政協第一屆全體會議選舉出政協全國委員,并按各單位次序,在《人民日報》公布了名單。其中當選的軍隊委員共12人,分別是:

        解放軍總部:朱德(解放軍總司令)、徐向前(解放軍總參謀長);

        第一野戰軍:彭德懷(野戰軍司令員)、趙壽山(一野起義將領);

        第二野戰軍:鄧小平(野戰軍政委)、高樹勛(二野起義將領);

        第三野戰軍:粟裕(野戰軍主持總部實際工作的副司令員)、何基灃(三野起義將領);

        第四野戰軍:林彪(野戰軍司令員)、陳明仁(四野起義將領);

        此外,還有華南人民解放軍的陳漫遠、吳奇偉。

        9月30號下午6時,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等黨和國家領導人以及第一屆政協會議的全體代表出席了人民英雄紀念碑的奠基儀式。政務院總理周恩來致詞:“我們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為號召人民紀念死者,鼓舞生者,特決定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首都北京,建立一個為國犧牲的人民英雄紀念碑。現在,一九四九年九月三十日,我們全體代表在天安門外,舉行這個紀念碑的奠基典禮。”

        之后,全體代表向人民英雄脫帽靜默致哀。最后,毛澤東等領導人和包括粟裕在內的各大單位首席代表一一鏟土,為紀念碑奠基。其中值得注意的是,鏟土的順序是,中共代表團團長兼首席代表毛澤東位列第一個,隨后軍隊代表團首席代表位列地方代表團之前,粟裕也就成為第四個鏟土的首席代表,在其前面的人分別是毛澤東、朱德、賀龍。

        第三野戰軍代表團團長兼首席代表粟裕第四個為人民英雄紀念碑鏟土奠基

        10月1日下午三點,粟裕懷著與毛澤東一樣的激動心情登上了天安門城樓,觀禮開國大典,見證了這歷史性的時刻。他作為全國兵力第二、戰績輝煌的第三野戰軍代表團團長兼首席代表,卻很低調,一直隱在聚光燈之外。

        當解放軍總司令朱德閱兵后回到天安門城樓,宣讀《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部命令》時,需要四大野戰軍的代表團團長兼首席代表排列一旁,作為“背景”,粟裕又在之前的商討中,主動將這個屬于自己的位置讓給了陳毅。此時的陳毅是華東解放區代表團團長兼首席代表,按理應由粟裕這一第三野戰軍代表團團長兼首席代表出面“站臺”。因為他的謙讓,在朱德宣讀命令“我命令中國人民解放軍全體指戰員、工作員,堅決執行中央人民政府和偉大的人民領袖毛主席的一切命令”時,一旁站立的四個野戰軍代表人物成為了賀龍、劉伯承、陳毅和羅榮桓,這一幕成為了至今被天下人熟悉的經典場景。除了陳毅,其他三人分別是一野、二野和四野代表團團長兼首席代表。

        開國大典上,朱德宣布進軍命令,賀龍、劉伯承、陳毅和羅榮桓代表一野、二野、三野、四野作“背景”

        不久后10月19日,正式成立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28人當選為軍委委員。此時,沒有設立中共中央軍委,由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統一管轄和指揮人民解放軍及其他武裝力量。除軍委主席毛澤東外,其他副主席或委員分別是朱德、劉少奇、周恩來、彭德懷、程潛、賀龍、劉伯承、陳毅、林彪、徐向前、葉劍英、聶榮臻、高崗、粟裕、張云逸、鄧小平、李先念、饒漱石、鄧子恢、習仲勛、羅瑞卿、薩鎮冰、張治中、傅作義、蔡廷鍇、龍云、劉斐。在建國后的第一屆軍委中,粟裕排名位置靠前,居第十五位,名列饒漱石和鄧小平之前。而后來授銜元帥的羅榮桓不是其中的軍委委員。

        排在粟裕前面的14人,除了后來的大元帥人選毛澤東,以及劉少奇、周恩來、程潛、高崗等4個起義將領或在地方工作的領導人,粟裕剛好排在第10位。可以肯定的是,如果開國大典后即進行全軍授銜,以粟裕的顯赫地位以及需要倚重他進行攻臺作戰,他將是元帥的當然人選之一。

        清风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