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x29z2"></big>
<strike id="x29z2"></strike>
<strike id="x29z2"></strike>
  • <code id="x29z2"><small id="x29z2"><track id="x29z2"></track></small></code>
  • <big id="x29z2"><em id="x29z2"></em></big>
      <big id="x29z2"><nobr id="x29z2"></nobr></big>
      1. <object id="x29z2"></object>

        七旬老消防兵:徒手救火,不忘初心
        熱文

        七旬老消防兵:徒手救火,不忘初心

        2019年09月27日 17:57:12
        來源:鳳凰網歷史

        導讀:

        70年風雨歷程,我們不應該忘記有這樣一群人,是他們浴血奮戰,用不屈精神點亮中國未來;是他們駐守邊疆,用青春年華堅守祖國疆土;是他們搶險救災,用血肉之軀守護人民家園。無論身穿還是脫下軍裝,這些心懷家國的熱血英雄始終不改初心,不改本色;不同舞臺,不停沖鋒。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之際,鳳凰網聯合小糊涂仙酒業連載“致敬老兵”系列功勛人物英雄事跡。在歷史洪流中,我們找到這些共和國滄桑巨變的見證者和參與者,感受他們退伍不褪色、繼續在各行各業發光發熱的本真生活。這些有力量的故事既屬于他們個人,也屬于這個偉大的時代。

        文/時令

        “一點小事嘛,我想不到動靜鬧得這么大。”面對來訪的記者,還在養傷的何阿呼這樣說道。家人擔心他的安危,樂觀的何阿呼想,“還好,眼睛沒有被炸瞎。”

        這個夏天,對于一位名叫何阿呼的七旬老人來說,是既平凡又不平凡的。他因徒手救火“火”了,受到多方面的關注和點贊,也被當地人民政府記個人二等功。

        1949年出生的何阿呼,和新中國同歲,1969年入伍成為一名消防兵,曾參與數百場救火,在救火中受傷留下腦震蕩的后遺癥。退役后,他還一直堅守在安監崗位直至退休。

        火情就是命令

        6月26日上午10點多,湖州市吳興區道場鄉施家橋村項家圩自然村,正路過的何阿呼聽到一聲急促的呼救聲:“著火啦!救命啊!”何阿呼抬眼看去,房間里面都燒得紅透了。原來屋里80多歲老人做飯時,灶臺突然起火,她立刻用水去澆,但是油火遇水越變越大,驚慌失措之際老人想關閉煤氣閥,卻誤把開關擰到最大,火勢瞬間噴薄而出。

        火情就是命令,何阿呼立刻沖進屋里,眼前局勢十分危急,灶臺上火勢已經蔓延,煤氣瓶呼呼向外噴火,一些火已經躥到地上來了。“我腦子里就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快把閥門關掉,不然煤氣罐肯定要爆炸。”何阿呼一邊拉開嚇得腿軟的老人,一邊尋找工具滅火,但只找到一塊抹布。

        煤氣灶連接煤氣瓶的皮管被老鼠咬得老化開裂,由于燃燒時間長,橡膠煤氣管已經燒完,減壓閥燒得滾燙,他伸手去關閥門時,減壓閥突然爆裂,火苗竄出一人多高。一片火光罩在了何阿呼的面前,他的右邊手、手臂、臉部均不同程度燒傷。

        (江西新聞晚高峰 圖)

        (王惠慧攝)

        由于何阿呼的果斷和勇敢,老人除了一些驚嚇身體安然無恙,煤氣罐也被制止住了沒有爆炸,否則,房子邊上還連著其他小樓,后果不堪設想。一場災難性的危機就此化解。

        對于當時有沒有想到煤氣罐會炸的問題,何阿呼淡定地對鳳凰網歷史說:“燒的時間長肯定要爆炸,煤氣瓶爆炸跟氫氣炸藥基本差不多,一旦爆炸,人和房子都要炸掉,我考慮到了這件事。”但是火場上不能太多顧慮,就是一個字“快”。整個過程,從聽到求救聲,到沖進去,拉出人,關掉閥門,不到十秒鐘。

        隨后,受傷的何阿呼忍著疼痛,獨自一人去了醫院進行簡單的消毒治療后,便直接回了家。燒傷部位火辣辣得疼了一夜,手腕燙起拳頭大的水皰,家人趕緊帶其前往醫院治療。

        有危險沖在最前面

        這次的險情對于他來說并不陌生,而這一系列的行為也就像是本能反應一樣自然而然。40多年前,他曾是一位消防兵,救火是他的責任和使命。至于有什么危險的經歷,對于這個特殊兵種的何阿呼來說,次數實在太多都記不清了。

        “有危險沖在最前面”似乎是烙在何阿呼骨子里的,那是“消防兵”塑就的秉性。

        1969年,何阿呼參軍入伍,成為了杭州警備區消防大隊的一名消防員。70年代,杭州蕭山人住的還多是草房子,遍野的草叢,操作不規范的廠房,經常會發生火情,光這片區域,一年就要出警100多次。

        何阿呼擔任的是一線通信員,電話一響,他不敢有絲毫怠慢,問基本火情、清楚方位、匯報,迅速安排出警。何阿呼和戰友們24小時保持警惕。他對鳳凰網歷史回憶起自己那時候的工作,“我們都是分秒必爭的。”兩部電話放在身邊,晚上睡覺都將電話緊握在手里。

        “通信是很要緊的,這個不能出一點差錯。” 幾年通訊兵,何阿呼沒有接錯一個電話,沒有傳達一個錯誤混亂的信息。為了對交通、道路各個地方更為熟悉,他還會在休息時間自己實地去摸索。

        70歲的何阿呼知道煤氣罐會爆炸,就像20歲的他知道消防員是很危險的一樣。不過他從沒有害怕過,“既然當了消防兵就要為老百姓服務,就要保證國家和人民的財產安全。”

        何阿呼不僅當通訊員傳達火情,也上火場。1973年,他接到一個火警電話,火情發生在富陽的一個小鎮。小分隊緊急出動,因為消防車駕駛員著急開得太快,車子在彎道地方直接翻了,幾個人被壓在里面。最后得益于當地老百姓的幫助,才把車翻過來,將戰友們送到醫院搶救。這次事故中,有戰友直接廢掉了腿,何阿呼則留下了腦震蕩的后遺癥,這么多年過去了,現在突然之間還會暈厥,嚴重時直接倒地嘔吐。

        當時杭州蕭山、桐廬等周邊地方路況很不好,經常會有狀況發生,消防車震蕩放在車頂的水槍砸了下來,將何阿呼的右手大拇指砸成重傷,到現在仍然隱隱作痛,使不上多大勁。這樣大大小小的傷對于何阿呼和戰友們而言屬于常事,不過他們從未對父母說過

        “年輕時都沒在火場上受傷,年老了竟然在火場上受傷了。”何阿呼對鳳凰網歷史笑言。

        (江西新聞晚高峰 圖)

        堅守安全消防領域

        退伍后,因為身體受傷的原因,何阿呼未能如愿去到想去的單位,但是他還一直在安全消防的領域。他曾擔任青山公社安全員,又去分管鄉村企業安全生產,始終保護著人員和財產的安全。

        在企業管生產的時候,工人們在石礦里工作,險情頻發。一次幾個工人在礦坑里打洞,細心專業的何阿呼看到有小的石頭悉悉簌簌滾了下來。“停住,馬上出來!”何阿呼趕緊通知,幾個人員緊急撤離,大的石堆就“轟隆轟隆”下來了。何阿呼知道,他的工作稍微疏忽幾秒鐘,那就是幾條人命的事情。還有一次,一個外地務工人員直接被壓在了石堆下面,但還沒危及生命,那個時候沒有挖掘機,都是鏟車,怎么將上面的石堆挖出來呢?何阿呼冒著危險鉆到了石堆里面,用繩子拴好大石塊,把石塊吊開來。

        “遇到險情,主要靠勇敢,也需要急中生智,兩個方面都需要。蠻干是要出事的。”何阿呼告訴鳳凰網歷史。

        消防兵是一個在遇到特殊險情才會被人想起的兵種,人們才會想起他們時時刻刻遭遇的危險和在現代社會中不可或缺的作用。3月份,四川涼山森林火災 30名年輕撲火人員犧牲,讓人震驚和悲痛,老何阿呼們更能感同身受。

        “很多人認為解放軍和消防兵有差距,消防兵是義務兵,我覺得都一樣,既然當兵,就要把工作做到最好。”作為一名老消防兵,他對自己所承擔的社會責任有清醒的認識,“消防兵無論在舊社會還是新社會,為了國民的財產和生命安全,社會都需要我們。”

        其實消防兵救人于水火一次,背后的家人就要同樣承受心理歷險一次。“他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我一點都不覺得意外。”兒子何偉琦說,從小何阿呼就給他講當消防兵的故事,遇到危險就要沖上去。但這也正是家人擔憂的地方,兒媳婦問他:“人重要還是財產重要?把人救出來就趕緊撤離,你命都不要了嗎?”

        “沒想那么多。”這是樂呵呵的何阿呼采訪中說的最多得話。近期最令何阿呼驕傲的事情是孫子受爺爺的影響去年應征入伍,在炮兵連當了一名偵察兵。孫子19歲,何阿呼入伍也是19歲,這種接續對于何阿呼來說,就是一種圓滿。

        “我聽我兒子說,孫子說我爺爺好樣的。”何阿呼掩藏不住內心的喜悅,“我希望他留在部隊,報效國家。”

        清风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