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x29z2"></big>
<strike id="x29z2"></strike>
<strike id="x29z2"></strike>
  • <code id="x29z2"><small id="x29z2"><track id="x29z2"></track></small></code>
  • <big id="x29z2"><em id="x29z2"></em></big>
      <big id="x29z2"><nobr id="x29z2"></nobr></big>
      1. <object id="x29z2"></object>

        郭偉民:良渚遺址印證了長江流域對中國文明起源的杰出貢獻
        歷史

        郭偉民:良渚遺址印證了長江流域對中國文明起源的杰出貢獻

        2019年07月10日 14:35:26
        來源:鳳凰網歷史

        嘉賓簡介:郭偉民,1964年11月出生,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博士研究生畢業。現任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員、所長。為中國考古學會常務理事,湖南省考古學會理事長,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個人學術研究重點為中國新石器和湖南先秦考古學研究,先后參與或主持發掘的主要田野項目有湖南澧縣城頭山、杉龍崗、雞叫城等史前遺址及沅陵高坪商周遺址、沅陵虎溪山一號漢墓等。

        鳳凰網歷史:7月6日,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庫舉行的第43屆世界遺產大會上,中國提交的“良渚古城遺址”項目經世界遺產委員會審議獲準列入世界遺產名錄。世界遺產的遴選有多項標準,良渚遺址此次成功入選,您能談談其具體入選的價值體現與對應標準嗎?

        郭偉民:良渚古城基于城址、外圍水利系統、分等級墓地、玉器這四個基本價值要素,歸納出良渚古城遺址符合標準Ⅲ(能為延續至今或業已消逝的文明或文化傳統提供獨特的或至少是特殊的見證)和標準Ⅳ(是一種建筑、建筑或技術整體、或景觀的杰出范例,展現人類歷史上一個或幾個重要階段)這兩條世界文化遺產價值標準,并得到國際古跡理事會的認可。

        申遺團隊針對世界遺產價值標準Ⅲ的要求,對照良渚古城的最新研究成果,包括“復雜社會”與文明判定的相關要素,認定良渚古城為良渚文化的權力與信仰中心,可為長江流域出現的區域性早期國家提供特殊的見證。針對世界遺產價值標準Ⅳ的要求,從城市特征切入,發現良渚古城在城市三重空間、以中為尊、崇尚高聳等方面的獨特形態。其水利工程選址、濕地營城、臨水而居反映了祖先“因地制宜”的營城規劃與技術手法。認定這些特征是長江流域早期城市文明的規劃典范。

        世界遺產委員會認為,良渚古城遺址展現了一個存在于中國新石器時代晚期的以稻作農業為經濟支撐、并存在社會分化和統一信仰體系的早期區域性國家形態,印證了長江流域對中國文明起源的杰出貢獻。城址的格局與功能性分區,以及良渚文化和外城臺地上的居住遺址分布特征,都高度體現了該遺產的“突出普遍價值”。它還真實地展現了新石器時代長江下游稻作文明的發展程度,揭示了作為新石器時期早期區域城市文明的全景,符合世界遺產的真實性和完整性要求。

        鳳凰網歷史:良渚遺址成功申遺,這是否可作為學界對中華文明的重新認可?這對重新認識或評估中華文明起到怎樣的推動作用?

        郭偉民:良渚是實證中華文明五千年的圣地,這表明良渚古城是中華文明五千年的代表,申遺的成功,也讓國際社會承認中華文明有五千年的歷史,糾正了原來認為的中華文明只能從晚商開始的說法。這是幾十年來考古發現所取得的成果,這些成果以考古學遺存證明,中華文明在五千年前就已經出現,良渚古城是最典型的代表。

        鳳凰網歷史:良渚文化創造了高度發達的社會結構體系和宗教禮儀體系,雖然在后期急劇衰落并消失,但其影響并未隨之消失,反而對后起的文化和歷史產生了深遠影響。您能否談談這些影響表現在哪些方面?

        郭偉民:良渚文化的物質文化和精神文化都對后世產生了重要影響:第一,城址的選址和建設,城址的布局,外城、內城和宮城的三重結構對后世中國都城的布局產生了重要影響;第二,良渚文化的玉器系統對后世也產生了重要影響,琮、璧、鉞體系直接延續下來,并成為三代的基本禮儀,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占有重要地位。第三,良渚文化代表了以稻作農業為主體的經濟生業所產生的文明形態,是南方稻作農業文化的典型,構成中國南方稻作和北方旱作農業的二元結構體系,為中國的文明化進程提供了基礎動力。

        鳳凰網歷史:長江中游地區的新石器時代文化遺址與長江下游的良渚文化相比,最大的差異是什么?

        郭偉民:與良渚文化同時期的長江中游地區是屈家嶺文化,屈家嶺文化與良渚文化的最大差別是:第一、良渚文化是神權和王權結合的社會,宗教意識明顯;屈家嶺文化的神權意識不明顯,宗教意識不明顯。第二、良渚社會已經出現統一的組織和權力運作系統,亦即形成了一個以良渚古城為最高層面的權力核心,良渚古城一城獨大,定于一尊;屈家嶺社會則是眾多城形成的聯合體,雖然也出現了眾城的核心——石家河古城,但是否已經出現統一的權力組織,尚不清楚。極有可能還只是一種城邦聯合體,但是,以文明形態而言,也應該是早期中國文明的一種區域類型。

        鳳凰網歷史:學術界傳統的觀點認為中華文明的發源地和中心是在黃河流域。近年來長江中游地區的新石器時代文化遺址不斷發現,隨著研究的深入,這對于我們重新科學認識中華文明有何影響和意義?

        郭偉民:長江中游具有悠久的歷史文化傳統,有過相當發達的史前文化,并誕生了史前文明。這里有中國最早的古城——城頭山,在這之后又有眾多的城址被發現,形成屈家嶺文化時期的“連城網絡”。這些城的主人,極有可能就是上古文獻所記載的“三苗”部落。三苗即苗蠻,是遠古中華民族三大部落之一(華夏、東夷、苗蠻),是中華民族多元一體的重要代表,他們所創造的文化也成為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

        清风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