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x29z2"></big>
<strike id="x29z2"></strike>
<strike id="x29z2"></strike>
  • <code id="x29z2"><small id="x29z2"><track id="x29z2"></track></small></code>
  • <big id="x29z2"><em id="x29z2"></em></big>
      <big id="x29z2"><nobr id="x29z2"></nobr></big>
      1. <object id="x29z2"></object>

        于成龍:良渚文明刻畫符號是比甲骨文更古老的文字?
        熱文

        于成龍:良渚文明刻畫符號是比甲骨文更古老的文字?

        2019年07月08日 11:24:17
        來源:鳳凰網歷史

        作者簡介:

        于成龍,黑龍江省綏化市人,2004年7月畢業于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考古學及博物館學專業,歷史學博士,著名青銅器專家;2004年7月~2019年5月,任職于中國國家博物館研究院副院長、研究館員,現為安陽師范學院歷史與文博學院教授;學術研究范圍遍及中國考古學、古文字學與中國古代青銅器、玉器及書法等文物專項研究。

        2019年7月6日,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庫舉行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第43屆世界遺產大會上,中國申報的“良渚古城遺址”被正式列入《世界遺產名錄》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良渚古城遺址位于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區瓶窯鎮及良渚街道境內,是一處新石器時代晚期文化遺址群,距今5300~4300年,由瑤山遺址、谷口高壩區、平原低壩山前長堤區與古城區遺址4個片區組成,總面積達1433.66公頃。該遺址群于1936年發現,至今已有83年。經過幾代中國考古工作者的辛勤工作,于該遺址群處發掘出:規模宏大、結構完整的城址,在世界同類遺址中極為罕見;具備復雜功能的外圍水利系統,設計范圍超過100平方公里,是迄今所知世界最早的水壩系統之一;分等級墓地及其他一系列相關遺址。同時,出土的大量精美玉石禮器,作為信仰與制度的象征,極具特色。凡此種種,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認為:良渚古城遺址是中國長江下游環太湖地區一處區域性早期國家的權力與信仰中心所在,揭示了距今5000多年前中國新石器時代晚期,在長江下游環太湖地區曾經存在一個以稻作農業為經濟支撐、出現明顯社會分化且具有統一信仰的區域性早期國家,展現出長江流域對中華文明起源階段“多元一體”特征所作出的杰出貢獻。而真實完整保存至今的良渚古城遺址,即可作為中國長江流域史前社會稻作農業發展的高度成就的實證,又可填補《世界遺產名錄》中東亞地區新石器時代城市考古遺址的空缺。

        文明起源及國家產生,是人類歷史上最為重大的事件之一。而關于文明起源,國際學術界很早即開始關注,并提出許多觀點、理論;但是,對于以古代中國為代表的東方古代文明的起源及早期發展,在較長時間里,既缺乏資料,也缺乏系統認識。良渚古城遺址是中國20世紀重大考古發現之一,作為中華五千年文明史的重要實證,正是填補了這一空白!良渚古城遺址之于中華文明的意義,正如北京大學資深教授、原中國考古學會副理事長嚴文明先生所述:

        良渚古城的發現標志著良渚文化時期已進入成熟的史前文明發展階段,良渚文明是廣域王權國家。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劉斌先生曾指出:經過多年的考古,良渚文明也得到世界考古學界的公認,完全實證中華五千年文明。7月6日,“良渚古城遺址” 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正式列入《世界遺產名錄》,意味著它所見證的中華五千年文明史已得到國際上的廣泛認可及進一步推廣:

        世界著名考古學家、英國科學院院士、劍橋大學教授科林·倫福儒 的觀點是:“中國新石器時代是被遠遠低估的時代。良渚遺址的復雜程度和階級制度,已經達到了‘國家’的標準,這就是中國文明的起源”,“如果放在世界的框架上來看,良渚把中國國家社會的起源推到了跟埃及、美索不達米亞和印度文明同樣的程度,幾乎是同時的。”

        美國辛辛那提大學教授弗農·斯卡伯勒:

        良渚的考古研究工作不止改寫了中國歷史,也改寫了世界歷史。 

        良渚古城遺址因本次申遺成功,更為大眾熟知;數日來,媒體爭相報道,街頭巷議。良渚古城遺址所代表的“良渚文化”,為我們展現出5000年前長江流域的文明;然而,我們不能忽略:與之同時,在黃河及西遼河等區域也出現了文明。換言之,在距今5300年前后,中華大地各地區陸續邁入文明階段,出現國家,進入“古國時代”,共同塑造了5000年前的中華文明!

        “文明”,此處系用作人類發展進程的名詞,與“野蠻”、“蒙昧”相對而言。長期以來,學術界將城市出現、金屬冶煉及文字使用,做為文明肇始的標志。19世紀后期,美國民族學家路易斯﹒亨利﹒摩爾根在《古代社會》一書中曾寫道,“文字的使用是文明伊始的一個最準確的標志”,“沒有文字記載,就沒有歷史,也沒有文明” ①。文字,在判定文明出現的要素中,最為重要。

        如此,距今5000多年前,在中華大地的“古國時代”,是否出現了文字?

        自2003年6月至2004年10月及2006年5~9月,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與平湖市博物館聯合發掘平湖市莊橋墳良渚文化遺址,期間出土2件殘石鉞,距今約5000年,現存于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①:

        其一編號西T101②:10石鉞,上端殘,存一雙面管鉆孔,弧刃,殘高9.20厘米,刃寬9.90厘米,器表磨光。器一面右上角刻劃1字,似左右結構;而該面其余筆畫,則組成一個酷似某種動物的象形符號。器另一面右側連續刻劃6個符號,形態規整、排列整齊,其中有相同符號重復。此外,該重復出現的符號在陶器上也以單體形式出現多次。

        其二編號H41:1石鉞,青灰色板巖,殘存器體中段,存一單面鉆孔,殘高5.70厘米,殘寬11厘米,器表磨光。器一面據現存筆畫組合及布局觀察,似為4字,筆畫繁復;而從筆順、字形推斷,該面所刻劃文字應為上下行文。器另一面上端刻劃2個并列單體字,其下所刻劃有殘,筆畫極其繁復。

        上舉浙江平湖莊橋墳良渚文化遺址出土石鉞上的刻劃文字,構形中多直線、折線,少弧線,刻劃方式基本一致,且筆順較為規范;而且,兩石鉞上的文字均連綴成句,具有明顯的表意性質。由此觀察,這些文字當是較為成熟,且初具系統的原始文字。

        2013年7月6日,來自全國的考古學家、古文字學家對浙江平湖莊橋墳良渚文化遺址出土石鉞上的刻劃文字進行論證,認為該文字是迄今為止中國境內發現的最早原始文字;其與同時期出現的城址、水利系統及墓地等遺址、遺物,無疑是5000年前中華大地上文明業已開始的重要標志。

        參考文獻:

        路易斯﹒亨利﹒摩爾根《古代社會》,楊東莼、馬雍、馬巨譯,商務出版社1997年,第30頁。

        徐新民、梅亞龍、張蜀益、楊根文《平湖莊橋墳遺址發現良渚文化原始文字》,《中國文物報》2013年6月21日第006版

        朱海洋、陸健《浙江發現中國或最早原始文字 比甲骨文早千余年》,《光明日報》2013年7月9日

        劉慧《平湖莊橋墳遺址考古重大發現  浙江發現中國最早原始文字》,《浙江日報》2013年7月7日第001版

        張炳火主編、良渚博物院編著《良渚文化刻畫符號》,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年4月。

        王洪波《有比甲骨文更古老的文字?良渚文化刻畫符號引關注》,《中華讀書報》2015年6月3日第001版。

        清风阁视频